今天是:
 

山东省交通运输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全省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 > 媒体报道 > 内容

我省“问诊”县乡公路投38.4亿推进安全防护 3年消除2.7万处“夺命路”隐患

 发布日期: 2015-11-17

 

        走村串乡的县乡公路,是山东几千万农村居民出行的必经之路。由于这些道路并非公路网的骨架,一些路段急弯陡坡很多,临崖却没有安全护栏,致命交通事故频频出现。夺命的乡村公路,严重威胁着广大农村居民的出行安全。为此,山东省今年4月专门启动了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经排查,山东全省23896公里县道、32373公里乡道共有安全隐患27180处,累计29533公里。山东计划总投资38.4亿元,用3年时间,让这些夺命路,重新成为平安路。日前,记者赴聊城、菏泽、临沂等市进行探访,看看这些“夺命路”是如何被改造的。 记者玄晓霞

 

 

  多起悲剧 换来一句无奈的叮嘱

  

  “2012年,就是在这里,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从这个弯道拐弯时,一下子冲了下去掉进河里。”聊城高唐清平镇赵庙村67岁的庄大爷,指着村口附近一个河道护栏告诉记者,目击那场事故后,但凡知道有人要骑车经过这里,他都免不了要叮嘱几句“注意安全”的话。庄大爷告诉记者,这条路叫赵康路,与其相交的河道是引黄二干渠,这段路既是临水路段,又有一个急弯,此前已发生过太多悲剧。

  和聊城这样的平原地区相比,山区的急弯陡坡路段显得格外常见。记者从临沂沂南县沂蒙生态路进山后,很快就看到了“九曲十八弯”的场景。沂蒙生态路三山沟村路段,一侧是依山而筑的村房,另一侧就是数米深的河道,与河道相邻的是三座深山。在2012年通车前,这还是一条窄窄的土路,也是村里唯一通往镇上的道路。“整条沂蒙生态路长20多公里,全都临水临崖,前边还有个薄家寨子水库,20多天前的一个晚上,有个车没控制好方向,撞到护栏上,如果没有护栏,人和车就都掉到水库里了。”“平交路口(十字路、丁字路)、急弯陡坡、临水临崖路段以及中小学校门口、穿村路都是交通隐患高发路段,在进行隐患整治前,住在村里的人甚至连出村看病都成难题。”临沂市交通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公维禹说。

  截至目前,全省23896公里县道、32373公里乡道的隐患排查已全面完成,共排查出安全隐患27180处,累计29533公里。

 

  路险、车多、人急 不再平静的乡村公路

  

  “2013年的一个晚上,就在这里,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人死亡。”菏泽巨野董官屯镇党委书记郑义指着连接菏泽通往济宁机场的青龙路告诉记者,“当时这条弯道没安装隔离带,运输车辆车速过快,最后直接掉进沟里,司机死亡。”

  郑义所在的董官屯镇属于巨野县高新化工园区,这家化工园区入驻了33家化工企业,来往的大货车和进出工业园区的人流,打破了这条路的平静,也催生了一起起事故。“这条路主要运输的是砂石料,供给化工园区,平时运输车辆非常多,交通事故频发,整治前征求民意时,老百姓对这条路的隐患排查愿望最为迫切。”郑义说。

  高唐县杨张路与省道322相交的十字路口,几个家住附近的村民不断向记者倒苦水。“杨张路连着两个乡镇的人,加起来有58000多人,十字路口前边有个小学,后边有个中学,一到孩子放学时,电瓶车、摩托车就多,整修以前,这是条土路,危险又难走,骑车一着急就容易出事。”

  聊城高唐县清卅路连接着千年古城清平镇和三十里铺,载满木材的小货车不时从远处的弯道驶来。“清平镇上有森林公园,三十里铺有板材加工基地,这条路在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客运车和载重货车也越来越多,如果弯道不注意减速,就很容易发生事故。”高唐县交通运输局农村公路管护办主任孙志强说。

 

  每一处隐患路段都要定点清除

  

  记者在菏泽看到,为尽快消除县乡道路安全隐患,菏泽各级交通部门在原有安全隐患台账的基础上,利用GPS定位系统等设备,对隐患点进行了逐路排查和定位,将隐患信息录入电子数据库。“当时用了快2个月的时间,每天详细定位采集隐患点,结合根据公路等级、交通流量、交通事故等情况,把隐患的类型和位置包括穿村镇、学校、平面交叉路口、弯道陡坡、邻水桥梁等主要安全隐患点位全部普查建档。”巨野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一边介绍,一边演示,“数据库里各类级别的隐患路段用不同颜色的线标注,完成一段隐患治理,就将其特定的颜色标识改成正常,这样能第一时间知道项目进展情况,计算出隐患完成的比例。”菏泽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张玉珊告诉记者,结合数据库,菏泽已完成农村公路隐患治理计划的60%以上,并计划在年底前基本完成全部隐患路段治理工作,比全省计划还要提前2年。

  记者在临沂蒙阴也看到了一个以数据为依托的交通运输管理指挥中心。“前期采集隐患点后,未完成整治和已完成整治的隐患点在数据库地图上分别用红色气泡和绿色气泡标注,把鼠标放到气泡上,能自动出现隐患的类型信息,整治中可对照着隐患信息做出相应的施工。”蒙阴县交通运输管理局计算机管理办公室主任于汉莹说。

 

  新护栏不仅保命,还保住了致富路

  

  “有这个护栏,俺不害怕了。”说话的是济南市历城区曹范镇圣火路附近西峪村的李大爷。圣火路盘山而筑,许多路段一侧是山壁,另一侧就是深沟悬崖。曹范镇核桃种植基地就设立在此,当年为把核桃运出山,村民只能用手推车推着核桃,挨着山壁一点点走。

  去年国务院、省、市各级部署开展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圣火路临崖弯道外缘安上了防护栏,路面上也画上了崭新的地标线。“现在运核桃很方便,年景好了,七八年的核桃树能结上万元的核桃,最差的新核桃树卖个几千也不成问题。”李大爷说。

  同样被道路安防“盘活”经济的,还有临沂沂南县三山沟村。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个傍山而居的小山村因其难以解决的交通困境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沂蒙生态路整治前,临水临崖的窄土路让路上的人胆战心惊。通路后,大量临水临崖的山路和险要急弯道还是给行车带来一丝危机感。如今,波形防护栏、减速标线、限速标志、发光示警桩、路口黄闪灯等安全防护装置逐步增设。如今平坦整洁的路面和密集连接的波形防护栏还是给人带来了十足的安全感。“生姜种植是这个村的主导产业,当年道路不通时,大车进不来,生姜运不出去,村民只能推着手推车去最近的铜井镇去卖,现在通了车,安防也到位了,半挂车直接就能开进来。”临沂市交通运输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公维禹告诉记者。

 

  路上的护栏有了,心里的护栏更重要

  

  山东计划2017年完成县乡公路27180处安全隐患的整治,而且今年年底前就要完成其中的一半左右。不过对于乡村公路的安全来说,这仅仅是第一步。

  路修的再好,走在上面的人缺乏安全意识,一样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菏泽巨野的县乡道上,“系上安全带,平安无意外”“超载超速,危机四伏”等宣传标语随处可见。“生命防护工程守护的是百姓的生命,每一个警示牌、减速带都可能避免事故,挽救无数人甚至无数家庭,所以防护设施的材料进厂首先要测量直径、厚度、壁厚,严格按照国标要求测量核对,质量过硬的设施才被用到这些路段上。”据济南市交通运输局质监站站长胡振虎告诉记者。“我们在安全防护设施上努力做到最好,但更重要的还是驾驶员要有安全驾驶意识。很多人都觉得这些路每天走,熟门熟路不会出问题,但有时候致命的事故往往就是一个疏忽大意造成的。”

  

我省县乡道路现状

 

  全省乡道:32373公里 安全隐患:27180处

  隐患里程:29533公里 总投资额:38.4亿元

 

  整治目标

 

  2015年

  计划投资19.5亿元,完成9373公里县道、7527公里乡道的隐患治理

 

  2016年

  计划投资8.9亿元,完成2033公里县道、3311公里乡道的隐患治理

 

  2017年

  计划投资10亿元,完成2503公里县道、4787公里乡道的隐患治理

 

  注:截至9月底,山东省已累计投入资金88754.1万元,完成8494.673公里的农村公路隐患治理工作。

 
 
(来源:山东商报)
字体大小【 】【打印】【关闭